欢迎访问西部先锋网!
当前位置:西部先锋 >> 时代先锋 >> 浏览信息

驻村日记:姚大爷回家了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2020年07月07日  阅:  字体:

6月30日傍晚,凉风习习,一场由酒泉军分区主办的惠民演出在瓜州县梁湖乡岷州村的乡村大舞台举办,虽然正值农忙时节,但几乎全村的百姓都来凑热闹。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对拉着手走来的古稀老人,确格外引人注目。我快步冲上去,问了一句:“奶奶,最近过得好么?”奶奶激动地拉着我的手,一连说了3个“好”,“多亏你们了”。说着这些,我看到奶奶的眼里浸满了泪花。

回想起一个多月前,在一组的西头入户走访时,一间移民初期修建的房子引起了我的注意,资料显示,这是王鹏飞的家,几年前就举家外出打工了,一直没有回来过。低矮的院墙是土坯筑的,大铁门也掉了一扇,可门前却收拾的非常干净,院子里还整齐的码放着许多烧火用的木柴。显然是有人住。院子西边,是唯一的一间旧屋。敲门进去之后,我震惊了。屋子很小,一方土炕占了一大半,炕上的床单被罩已经很旧了,但洗的很干净,炕角有个大木箱,一看就是用了很多年的。屋子拐角有一具泥塑的土灶,里面的炭火似乎还未熄灭。炕前的一张破旧小桌前,围坐着两位老人,桌上一小碟拍黄瓜似乎没有放什么调料,而两位老人的碗里,是放了几片野菜的面糊。眼前的一切让我瞬间有些哽咽。奶奶看到我之后,迅速站起来,让我也一起吃一碗。虽然刚吃完晚饭,但我还是就着眼泪吃了半碗叫不上名字也没有什么味道的饭。期间,因为口音不通,我与老奶奶简单交流了几句。

回到村委会,我便找村组干部了解了情况。大爷姓姚,奶奶姓邢,是一组姚转平的父母。由于严重的老年痴呆症,姚大爷的智力仅相当于3岁孩童,身边随时得有人看护。而大妈也因为眼疾,行动不太方便。老两口多年前随儿子迁到村上,但户籍没有随迁过来。近些年,由于大爷病情日渐严重,生活不能自理,经常会做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事。为了不给儿子一家添麻烦,在征得王鹏飞的同意后,便搬到了离儿子家仅有百米远的那间旧屋里。

当晚,我便与村书记商议召开了村班子会专题研究这个问题。“绝不能让两位老人再这样过下去了,必须让他们搬出来”。会上,我首先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一时间,会场有些冷清。班子成员有的抽着烟若有所思,有的低头一言不发。我接着说:“姚大爷家的事,不仅是消除贫困的问题,更涉及生命安全问题了,我们不能再这样麻木了,如果发生地震,后果不堪设想”。慢慢地,大家开始各抒己见,最后形成决议:我和村书记、副书记负责做好邢奶奶及姚转平两家的说服工作,姚转平誊出一间抗震房给父母住,村组干部和住村工作队帮忙搬家,村里挤出适当经费给购买部分生活用品。

决议形成了,但接下来的工作着实让我感受了一把村干部的不易。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到姚转平家做工作。由于他外出打工,只能先与其妻进行沟通,听完我们的来意后,她并没有表态,只说与丈夫商量一下。第三天,我们再次上门时,仍然只有姚妻在家,她说:“家里有一间给老准备的房间,等过两天转平回来,我们就去接两位老人”。事情到过似乎一切都很顺利,我也偷偷的窃喜了一下。但实际上接下来的发展,却让我始料未及。又过了三天,姚转平回来了,我们第三次上门,原以为当天就可以搬家了,但姚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人目瞪口呆,他说:“搬可以,但搬回来我父母出什么问题,你们负责”。僵局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无论我们怎么说,他们夫妻二人始终以各种理由搪塞,并且提了很多的不切实际的要求,我们最终无功而返。回村委的路上,大家一言不发,心里沉甸甸的。“不能半途而废,就是冰山,我也要给他焐热了”,我暗下决心。到村委会后,我和村班子成员又进行了长时间的交流,决心继续做工作,一定啃下这个骨头。于是便有了后面的第八次上门。当恶言恶语和无理要求被我们一一化解后,事情迎来了转机,姚转平夫妇俩终于同意将拐角的一间砖房誊出来给父母住,并且将闲置的一间库房收拾出来当厨房。

我们趁热打铁,召集人手在一天之内便完成了房屋的整理和生活用具的搬迁,接通了电灯,购买了新床单和被罩,经过大家的努力,虽然不是特别的温馨,但至少安全整洁。当落日的余晖洒满天际的时候,我们和转平夫妇一起将两位老人接到了“家”里。看着老两口嘴角的笑容,我心里暖阳阳的。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已经到了关键时期,能否取得全胜,我们任重道远。

(作者: 于永刚  瓜州县梁湖乡岷州村党支部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 )

责任编辑:西部先锋
西部先锋|12380|网站声明|联系我们|公众微信|手机访问|网站导航
主办:中共酒泉市委组织部 承办:酒泉市委组织部党员教育中心
© 西部先锋网版权所有 陇ICP备06002845号-1
甘公网安备 62090202000077号  技术支持:甘肃雨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手机访问

  • 官方微信
复刻手表